「走丟」和「迷路」似乎算是我們家族常發生的事件。
話說仁哥新買的房子從舊曆年時就說快整修好,等啊等,等到現在,他們終於搬進去住,找大家去坐坐。加上現在是暑假,吉哥計畫帶全家來個環島旅行,第一天的停靠站就是台北,所以眾親友們相約去仁哥家參觀坐坐。
照吉哥的規劃,大約下午三、四點就可到台北,那麼我們在餐廳訂晚上六點找眾親友一同吃飯,時間算起來非常充裕的。
但是,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,一個下午,左等右等,就是等不到吉哥一家人出現。直到下午五點半時,終於連絡上吉哥,來電告訴我,他們人在關西休息站,照偶老爹的估算,吉哥還需要一個鐘頭的時間,才能到逹台北。趕緊連絡餐廳更改用餐時間,結果客人們姍姍來遟,最後我們在七點終於用到晚餐,不過吉哥一家人仍未出現,此時吉哥又來電問該如何從羅斯福路、汀洲路到餐廳,直到七點半總算看到人。(昨晚老爹已經報路告訴吉哥下安坑交流道後該怎麼走,吉哥說照著老爸的指示走,可是為何跑到公館去呢?)
除了令人好奇,吉哥一家人今天的活動行程排了什麼?令眾人感到疑惑的是,為何從關西休息站到這裡要花掉兩個鐘頭???
我:吉哥,你們今天幾點從台南出發?
吉哥:早上十點。
我:去那玩?
吉哥:走三高,每個休息站都停下來參觀,除了南投休息站開過頭,沒看到,今天看了東山、古坑、清水、西湖、關西這幾個休息站。(好一個休息站一日遊)
祺哥:阿吉,有沒有裝衛星導行系統?
吉哥:沒有。
祺哥:高速公路上沒迷路吧?
吉哥:高速公路上怎會迷路,就一條路直直的,只有南北向的問題啦!
接著,話題又漸漸扯遠了。
(嗯,還是沒有解開關西到台北花費兩個鐘頭的謎團)

飯後,眾人準備動身去仁哥新家。
我:仁哥,新店那邊我們路不熟耶,你是否要先說明一下行車路線?
仁哥:毋需說明,不會走沒關係,等一下跟著我走就好了。
仁哥的、祺哥的、吉哥的、老爹的車,一共四台車就緒。此刻,老爹有意見。
老爹:我押隊,(望著仁哥和仁嫂),我想,押個"人質"在車上比較保險。
仁嫂:(趁著兒子還在車上玩耍沒有發現媽咪不見開始哭泣前)只要帶我上了基隆路的高架橋,新店那一頭的我都會走,沒問題,我坐你們的車。
就這樣,由仁哥領隊,依序是祺哥、吉哥、老爹,四台車出發了。很不幸的是,行車不到十分鐘,因為隊伍長,車隊已被紅綠燈給拆散。我心想,果然,薑是老的辣,老爹早就押了個人質在車上,所以我們不怕沒跟上。
所有的車都走在敦化南路的快車道上,快車道和慢車道之間有分隔島,因為要上基隆路上的高架橋,我們無法停靠在快車道互等。其中有一個路口,前兩台車都過了,押隊的我們停在路口的第一輛,而吉哥的車,則是停在路口中央施工的捷運圍籬旁。被兩、三個紅綠燈分隔開,車與車的間距越拉越開。仁哥立刻打電話給愛妻,
仁哥:老婆,你們沒有跟上,還在等紅燈嗎?等一下認得路嗎?會不會走?
仁嫂:你放心,我會認路,沒有問題啦!
吉哥的車一直在我們視線範圍內,我和老爹除了看前頭的路,也緊盯著吉哥的車子看,就在快要上橋的前一個路口,又遇到紅燈停下來,老爹要我趕緊打電話給吉哥。
我:吉嫂,等一下要上高架橋,快叫吉哥回到左線車道,不然等會兒無法上橋。
吉嫂:好。
綠燈,車子開始前進,眼睛一直盯著右前方的小白(車子),小白切入左側車道。我想,等一下吉哥應該知道如何上高架橋吧。呼!好險,吉哥有走對,沒有再去公館逛一圈。
趕快跟上,緊咬著吉哥的車屁股。
我百思不得其解:吉哥跟丟了前面的車,怎麼都不會打電話問路啊?(吉哥很少上北部,路又不熟,也沒研究地圖,他到底想怎麼開?)
車上眾長輩們:嗯,好奇怪喔。
下了高架橋,仁嫂開始指揮帶路告訴老爹該如何走,我邊聽邊撥電話給吉嫂。
仁嫂:我們走捷徑。
我:吉嫂,叫吉哥快切到右側車道,準備走右邊的叉路。
前方的小白切到右側車道,車速並無減速。
我:看到右邊的叉路........(聲音越來越小),啊! 來不及了。
吉哥的車飛快的向前衝,
仁嫂:沒關係,我們走右邊,等一下還有機會會合。
仁嫂要我快告訴吉哥他們下一個可右轉的機會在那裡,我再度撥電話給吉嫂。
我:吉嫂,注意看到左邊的大樓,大樓上頭有寫"湯臣",就要準備右轉走便橋。
吉嫂:湯臣在那裡?沒看到耶,......,啊,有了。
我:我看到你們的車子,右轉,啊!
電話斷訊,再次見到小白向前直直駛去,衝了過去。老爹遲疑了一秒鐘,車速放慢,馬上被後面的車子按喇叭。
老爹:我要右轉,還是跟他們向前走。
仁嫂:我們右轉。我會告訴他們怎麼開,還有另一條路可走。
我:吉哥如果半夜十二點到仁哥家,我一點也不會訝異。還好現在有手機這玩意兒。(果真條條道路通羅馬,只是早到和晚到的問題罷了)
撥了好幾次,終於又再度接通電話,直接將電話交給仁嫂(開始陷入忙碌狀態,同時間要告訴老爹車子往那裡開,還要報路給吉嫂知道),
仁嫂:吉嫂,你們現在走到那?......,要注意看,右邊會有XX,然後到路口會看到XX,接下來前面會有家大潤發....
老爹插話:我現在要直駛,還是要右轉進隧道?
仁嫂看一下路:右轉進隧道。
仁嫂接著繼續講電話:等一下會看見大潤發,你們到那裡,要記走右邊,接下來會看到碧潭橋,然後過橋.......(很著急地講)
老爹打岔:別跟他們說那麼多,先讓他們到一個定點,再告訴他們下一步,不然會亂掉。
仁嫂思考三秒:你們過了碧潭橋後前行幾公尺,會看到加油站,在那裡等我們,我們去接你。
又是個十字路口,
老爹: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走?
仁嫂:原本我們家是該右轉的,不過現在要去把阿吉撿回來,左轉吧。
仁嫂再也忍不住了,找尋自己的手機,回撥電話給仁哥,
仁嫂:剛才跟丟了,你怎麼只打電話給我,我認得路,知道怎麼走回家。阿吉台北不熟,怎麼沒有打給他,你知不知道,阿吉不見了,.....,沒關係啦,我們現在要把他們撿回來。
車上眾長輩們連忙安慰仁嫂:沒事,沒事,回家再說。
我:仁嫂,不要擔心,我們家兄弟之間的感情就是這樣,他們無所謂啦!
我們這台車快到時,
仁嫂:前面不好迴轉,我們在這裡等,叫吉哥他們開過來。
我撥通手機,交給仁嫂報路,
仁嫂:吉嫂,你們到加油站沒,接下來繼續往前開,會看到7-11,我們在對向車道等你們,千萬别迴轉,等我們迴轉帶你們走。
電話另一頭很混亂,
仁嫂對我們說:他們已經到加油站,可是吉哥沒停下來等我們過去,繼續向前開,吉嫂忙著邊聽我報路,邊指揮阿吉別再往前開。(這傢伙明明不知道路,衝什麼衝?)
老爹:他們等一下到這裡看到我們,叫他們停下來,不准動,等我們迴轉帶路,別再讓我們追。
仁嫂再次對吉嫂重覆報路,
仁嫂:有,看到你們,停下來,等我們迴轉。
我們再度看到小白現身,全車的人都好緊張、不安,深怕吉哥會繼續亂闖,幸好紅燈亮把吉哥攔下來,快!趁此刻迴轉,並搖下車窗和吉哥打招呼,呼!應該不會再有意外了吧,兩台車一前一後往仁哥家前進。
老爹笑說:晚上跟車的困難度比白天高,好險!押了個人質。
仁嫂開始對我抱怨:你哥哥每次都這樣,要他出發前先解說一下行走路線,每次都說不需要,跟著他走就好。
前方有點塞車,旁邊有車想插隊進來,
老爹:算了,今天讓人插隊,走在我們前面,我怕不讓這台車插隊,到時和阿吉之間又莫名的增加幾台車子,再把阿吉弄丟,才是令人頭痛的問題。
往仁哥家的路上前進,這時仁嫂的手機又響,仁哥打來的,
聽見仁嫂說:祺哥跟丟了!找不到祺哥,怎麼辦?你先回家去等吧。
我想,祺哥應很早就弄丟了吧,眾兄弟們的感情果然不是很好。
喔~~~~,我被哥哥們打敗了,不過後來祺哥還是早比我們到,那時才回想起來,祺哥以前有住過這一區,難怪,不會弄丟。

隔天,偷偷詢問坐在吉哥車內的閔弟,
我:昨晚如何?很緊張吧,都不知道要被載到那裡去?
閔弟開始講述車上的情形:對啊。停了兩、三個紅綠燈,跟丟了前面的車。
然後吉嫂擔心的說:跟丟了,前面的車都不見,你知道要怎麼走嗎?
吉哥:不知道。
吉嫂:要不要打電話問路?
吉哥泰然自若的說:不用,繼續開就好。(這是什麼開法?真的是莫名奇妙地向前開)
吉哥自己開一開會很得意的說:好險,剛才沒有轉彎,不然就要去宜蘭。
後來,吉嫂要吉哥停在加油站旁等你們來接,他說後面有警車,停這裡不好,自己又再往前開。跟到你們的車子後,他邊開邊嫌你們開得慢,後面又有台疑似警車的車子,弄得他心慌慌的。

忍不住和禎姐通電話報告分享昨晚發生的故事,
禎姐笑著說:習慣哥哥們的行為就好,昨天,你們害幾對夫妻吵架?
嗯........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ng99 的頭像
sang99

Sang之碎碎唸園地

sang9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