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爸和老媽不停地忙碌著...
除夕當天請警員和鑑識人員來現場看和搜證,當晚開始整理混亂的屋子,另外也開始清點財物損失。
整間房子亂糟糟,所有的衣櫃全開,抽屜都被拉出來,從客廳到房間,沒有一個地方是平靜的。
老爸和老媽概略的清點,老爸的手提電腦不見了,新台幣現鈔也沒了,竊賊在床上對敲瓷器撲滿取走零錢,首飾珠寶的盒子也空了,也只能以一個字帶過,慘......

年初一 2月7日(四) 近中午
我和酷弟跟著家族成員去祭拜外公。
老爸和老媽去警局準備報案。
警察客氣的招呼著,倒水,噓寒問暖兼哈拉。
老爸詢問是否能調出附近的監視系統畫面來看?
員警說我們家在馬路的另一邊,監視系統不在里長那邊,我們家這一邊的監視器設在學校警衛室內,然後帶他們到學校。
但學校警衛室的人都休假過年去,無法當場調閱,需等到年後大家都上班時。
沒有做筆錄,老爸詢問員警這樣是否算是完成報案手續?
警員:昨天沒有採集到指紋,晚上監視器的畫面也烏漆抹黑,難以辦識,困難喔。
老爸:是不是因為無法破案,所以不需報案?
老爸:那麼上網好了。
警員:上網做什麼?
老爸:我們南部的親戚都在笑,住在大官的附近,治安應不錯,怎還會有這種事情發生?PO上網讓大家看好了。
(你們只負責看大官家,其餘都不關你們的事囉?)
這件事不了了之。
老爸和老媽去找里長調監視帶子,雖然知道里長會表示愛莫能助,但只想告訴里長一件事,別把監視的畫面給洗掉了。

年初一 2月7日(四) 晚上約6:00多左右
我和嫂嫂、姐姐們在廚房忙著張羅晚餐,隱約聽到親友和老爸通話的內容,聽得不是很清楚,可是有種被吃案的感覺。

年初一 2月7日(四) 晚上約11:00多左右
老媽打電話告訴我,晚上九點多警察打電話來,請他們到警局做筆錄,剛做完筆錄,完成報案手續回來。

老爸、老媽辛苦了!留在台北過一個寒冷又鬱悶的年。
冷啊~~~~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ang99 的頭像
sang99

Sang之碎碎唸園地

sang99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